仿站低至300元,新聞自媒體

無罪之后張志超已非少年

/2020-03-24/ 分類:株洲經濟/閱讀:
“爸,我把判決書念給您聽聽。撤銷山東省臨沂市中級人民法院(2006)臨刑一初字第14號刑事附帶民事判決,宣告被告人張志超無罪。”1月14日下午,重獲自由的張志超來到父親墳前,第一時間告訴他自己沉冤昭雪的消息。 1月13日上午,山東省高級人民法院在淄博中 ...

  “爸,我把判決書念給您聽聽。撤銷山東省臨沂市中級人民法院(2006)臨刑一初字第14號刑事附帶民事判決,宣告被告人張志超無罪。”1月14日下午,重獲自由的張志超來到父親墳前,第一時間告訴他自己沉冤昭雪的消息。

  1月13日上午,山東省高級人民法院在淄博中級人民法院對張志超案進行再審宣判,入獄近15年的被告人張志超被宣告無罪,當庭釋放。在律師及母親的陪伴下,張志超走出法院。他仰望天空,深深吸了一口新鮮空氣。“天好大,在監獄里的天只有那么小一塊,永遠就那么一塊。”張志超不由自主表達壓抑在心中對自由的渴望。

  在法院外,張志超向多年來幫助他的律師、媒體記者和好心人們鞠躬致謝,并與當年被認定為“包庇人”,同日被判無罪的昔日同窗王廣超抱頭痛哭。

  在被羈押的15年中,張志超有4位親人去世,包括爺爺、奶奶、姥姥和父親。張志超告訴紅星新聞記者,想回家看望健在的姥爺,給逝去的親人們上個墳。

  “跟社會脫節15年了,整個世界都變了,我連燒水都不會燒,開燈都不會開,進來這個房間之前我不知道這個門是怎么開的,我覺得跟我認識的可能不是一個世界。以前的手機沒有那么先進。我覺得現在一切都變了,變化太大了。”張志超說。

  A

  獲釋當晚:

  過生日吹蠟燭寓意重獲新生

  1月13日晚,張志超、王廣超的律師團隊為他們舉辦了一場特殊的生日。生日蛋糕上只插著一支蠟燭,寓意“重獲新生”。在場的律師、記者合唱生日快樂歌,張志超現場許愿,吹滅蠟燭。現場,張志超和母親說的最多的還是感謝。感謝律師,感謝好心人,感謝媒體對他們的幫助……

  由于剛出高墻,看得出張志超身體有些虛弱,但精神狀態尚可。當晚,他吃得不多,也沒有喝酒。但很禮貌地以茶代酒,對幫助過他的人表達謝意。

  張志超說,先好好陪陪家人。然后去學一門專業,盡早重新融入社會,“畢竟和社會脫節這么多年了,感覺社會變化太大了。”

  王廣超則表示,感謝幫助過自己的人,珍惜每一天,好好生活。

  B

  回家途中:

  車窗外風景如此新鮮

  想帶母親去看看更大的世界

  14日上午,張志超,王廣超踏上了回家的路。從淄博到二人的老家臨沂市臨沭縣,車行約三個小時。

  雖然頭天晚上與王廣超徹夜長談,但回家的路上,張志超幾乎沒合眼,不停地看著車窗外變換的風景。“都很新鮮,以前沒這么多車,路也沒這么寬。”

  張志超告訴紅星新聞記者,自己很小的時候,父親帶他和母親去過一次青島,此外幾乎沒離開過老家臨沭縣城。“出的最遠的門就是淄博了,一待就是十來年。”張志超說。

  車上,張志超的母親馬玉萍也露出了久違的笑容。從2011年起,她四處奔走為兒子申訴,9年間從未間斷。對于淄博到臨沭的路,馬玉萍既熟悉又陌生。自張志超從少管所轉到淄博一監獄服刑后,馬玉萍幾乎每個月必從臨沭來淄博看望兒子。這些年來,她已數不清在兩地間穿梭了多少次。不到三百公里的路程,她往常需要從縣城到市里、再到省城轉車,折騰六七個小時。像今天這樣,坐著小車,從淄博走高速直接回老家,她還是第一回。車上,張志超拉著母親的手說,希望帶母親去外面看看。成都、上海、蘇州、昆明……同行的媒體記者紛紛推薦目的地。

  “行嗎?”張志超問母親。

  “都行,都行。”馬玉萍笑著說。

  C

  重入家門:

  老吊燈還在卻認不出自己的家

  1月14日下午約1點50,張志超終于抵達闊別15年的家。

  走進房門,看見家徒四壁,空蕩蕩的屋子,張志超一開始有點發蒙,隨后終于難以抑制壓抑多年的感情,淚水噴涌而出。他說,“家里什么樣子,我覺得自己記得很清楚,但是我進去之后,發現什么都沒有了,這不是我家。”

  控制住情緒,張志超指著屋子里各個方位說,“以前這是我的床,這是我的桌子,這邊有沙發、電視……”那盞十多年前的老吊燈還在,卻已是布滿灰塵。

  15年前,在一個寒夜的凌晨,不滿16歲的張志超從他眼前的這座臨街房屋被帶走。15年后,張志超歸來,卻已不再是少年。

  “十五年了,我認不出自己家來了。現在都不想再進去了。”走出房門,張志超口中仍不停地念叨,“什么都沒有了,都沒有了。”

  “以后會有一個新家的,希望一切都會好起來。”一位在現場的女記者對張志超說。

  D

  告慰先父:

  判決書燒給父親告訴他自己無罪

  2012年父親去世時,張志超已被羈押約7年。母親馬玉萍當時并沒有告訴他這個消息,但張志超還是在自己的申訴材料中意外得知了。他回憶,看到材料時,覺得頭腦發蒙,眼淚就控制不住流下來了。

  1月14日下午,回到老家的張志超馬不停蹄,前往離縣城約八公里的金盆底村給父親上墳。車行至村口,早已等候的村民們敲鑼打鼓,向張志超迎來。入村的道路兩側,每隔十余米擺放有煙花,人群走過,禮花彈騰空而起。頓時鑼鼓喧天、鞭炮齊鳴。

  “看到張志超被宣告無罪的消息,村民們家家戶戶出錢買煙花,鞭炮,等待張志超回來。”張志超的大伯說。張父的墓地在村莊北側。在人群的簇擁下,張志超的大伯拉著他的手,由南至北穿過村莊。在父親墳前,張志超雙膝跪地,恭恭敬敬磕了三個頭。隨后,他朗聲念出法院判決書關于宣告他無罪的內容,然后將判決書投入火中,告慰逝去的親人。

  一縷縷青煙飄起,張志超過去15年的遭遇,仿佛隨風散去。但在他心中,仍有許多謎團。15年前的那場案子,真兇到底是誰?為什么自己會被盯上?

TAG:
閱讀:
廣告 330*360
廣告 330*360

熱門文章

HOT NEWS
  • 周榜
  • 月榜
廣告 330*360
仿站低至300元,新聞自媒體
株洲生活網
微信二維碼掃一掃
關注微信公眾號
新聞自媒體聯系QQ:327004128 郵箱:327004128@qq.com Copyright © 2015-2019 株洲生活網 版權所有
二維碼
意見反饋 二維碼
ag8.com亚游 -亚游手机客户端下载 - 亚亚游集团官网